“钉钉”历险记:从无招到出招

“钉钉”历险记:从无招到出招

时间:2020-03-07 20:26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文|朱晓培

“有两条路深深印在我的脑海,一条是从加拿大抵达北极圈,人类史上最北的高速公路(Dempste highway 丹普斯特),路的尽头有这样一句话:到这里,路已经没有了,而你的故事才刚刚开始。钉钉诞生于‘来往’,‘来往’的尽头连接着钉钉的涅槃,这叫向死而生,只要不死透,就有希望。我们的故事也才刚刚开始。”

钉钉2018年秋冬发布会接近尾声的时候,钉钉CEO陈航(花名:无招)动情的说。

钉钉始于“来往”,在经过不断的蜕变后,上线了数字化企业操作系统。

只要死不透,就有希望

“向死而生”,这句话是写在钉钉办公室的墙上的。

钉钉诞生的故事,已经被讲了无数遍。但无招永远不会忘记,在“来往”最后的那段日子。

“‘来往’还活着吗?”“‘来往’怎么还不解散呀?”2014年初的那段日子,无招都不太好意思去阿里的员工餐厅吃饭。他害怕被过去的同事看到,问他这些个令人丢脸的问题。

“来往”曾经是阿里押宝的一个项目,要钱给钱、要人给人,马云还亲自下场拉来自己的企业家和明星朋友助阵。虽然用户也曾经达到过千万级,但由于和微信缺乏差异化,用户始终沉淀不下来。

据说,马云曾在内部评价“来往”团队:原本想你们造出机关枪去跟腾讯干仗,打一枪至少见点血。没想到最后拿出去的是甘蔗棒子,敲一下把他们打醒了,回头一口咬掉你们一块肉。

作为“来往”曾经的产品团队负责人,无招曾在“来往”内部建议,转换思路,做企业即时通讯工具工作圈。但大家意见不一,争吵了一个月。这也让无招逐渐意识到,“来往”的结局已定——没有丝毫的胜率。

做一淘,没成功;做“来往”,还是不行。这让无招心里憋着一口气,想着要扳回一局,证明自己。2014年5月,他带着有同样想法的6个人,搬到了湖畔花园重新创业。

他要求团队成员必须看《集结号》。“因为里面很重要的一件事情,就是当别人都认为不可能的时候,自己要坚持到底,这件事就有希望。‘来往’团队绝地重启,让钉钉有了一个很好的班底,我们愿意为证明自己而拼命。”无招说。

一开始也没有具体的产品,他还担心这个小团队随时会被解散。但集团看他们还在拼命,就让他们做了下去。到了2014年下半年,他们终于有了一个初步的产品模型,但依旧没有明确的发展方向。直到钉钉团队的一岱向无招介绍了做电脑贸易的康帕斯的老板史楠。无招“做一款让中国中小企业用到爽为止的产品”打动了他,同意和钉钉一起“共创”。

康帕斯成了钉钉的第一家“共创”企业。为了了解一个公司到底如何运转,连续几个月,钉钉的团队每天一早就到康帕斯上班,跟着销售去跑客户,看每天怎么做账,跟着送货师傅看这货到底怎么送。史楠形容这帮人:“已经执着到了疯的地步,非常玩命。”

2015年1月14日,钉钉发布了第一个版本。无招和同事走访中关村创业大街,拜访了很多朋友,但没有人看好钉钉。连阿里内部也没多少人知道钉钉。

4个月后,马云突然来了,直言自己得到了一个“惊喜”。他是在参观复星集团时,听对方口说“你们有一款产品,帮复星解决了不少管理问题。”

有了马云的支持,钉钉当月就成立了事业部,路途豁然开朗。 2016年,无招在内部信里回顾那段时光,说,“从最开始的‘来往’,到现在的钉钉,一开始我们只是不服输、想活下来。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我们终于又站了起来。我们像绝地求生的猎人,不经意却闯入一个深藏宝贝的山洞。”

数据显示,钉钉用户数已经突破1亿、企业组织数突破700万家,覆盖中国全部334个地级区域(市)。在全球则已经覆盖195个国家和地区。

不断蜕变,成为企业操作系统

钉钉2018秋冬发布会的现场,穆伦和霍奇两个人同时点击下载一个500M的文件,结果一个人的下载速度90MB/秒,另一个只有1.5MB/秒,速度相差大概60倍。造成差距的原因是,穆伦用了‘钉钉闪传’。

钉钉闪传是此次钉钉新推出的一个小功能。这个看似微不足道的功能,背后是钉钉对企业组织的细致观察,以及对效率的关心。

钉钉发现,在工作中,互相传输的文件95%以上都在公司内部完成,也就是说用公司内部网络传输就可以,不需要受限于公司连接外部网络的带宽。无招现场算了一笔账:假设1个员工的大文件下载平均大约节省3分钟,一个50人的公司,公司如果一天发生100人次的大文件下载,可以为团队节省300分钟的时间,每个月按照20天算至少可以省下6000分钟的工作时间。

“做钉钉最初只为活下来,做着做着有了使命感。”无招说。在与企业的共创中,钉钉不断的发现在企业组织的实际管理中还有太多可以改进、提升的地方。

“在过去,我们采用传统化的办公模式,导致公司的内部数据没有办法及时性的共享,文献也没有办法及时的流通,很多的工作我没有办法推进,也很难下决策。尤其是企业在快速的发展当中,每天所遇到的问题,都是新的。我到底应该要怎么样从容的办公,我相信是所有管理者所要思考的问题。”鹿角巷的创始人邱茂庭说。

鹿角巷,作为一款网红产品的代表,将茶饮卖到世界各地,在全球拥有几百家的门店,这个数量还在不断的攀升当中。但随着鹿角巷的不断的扩大,邱茂庭也发现,国际化企业其实并不好做。比如在市场的推广中,需要收集和审核的数据量也非常庞大,而一些信息传达上的失误,往往会造成自上而下的品牌价值流失。

“但是庆幸的是,在对的时间里,我见到了、了解了数字化。”邱茂庭对无招感谢说,钉钉能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,实现高效率、高准确率的管理模式,让我有更多的时间跟消费者沟通,我想要传达消费者是怎样的品牌价值。”

这一次的2018年秋冬发布会上,钉钉上线的全新版本代号‘虫黄藻’。在场景实验室吴声、马剑越等现场嘉宾的演绎配合下,无招分别介绍了钉钉在“人、财、物、事”上的全链路数字化办公解决方案。

人——钉钉数字化名片。最大特点是3秒钟可以交换100人甚至1000人的名片,帮助用户分类管理检索查询,不但高效而且环保。

财——数字化企业支付。支付宝与钉钉联合打造,企业报销流程实现全链路数字化。以前财务每个月处理报销至少需要花4-5天,现在可以快速完成,效率大幅提升。

物——钉钉“理想办公室”。将智能办公硬件升级为成软硬件一体的数字化解决方案,包括数字化智能网络中心、数字化智能前台和数字化智能会议室三个场景,实现一键连网及大文件秒速闪传等,内部下载速度提升60倍。

事——钉钉智能文档,数字化智能客服中心。钉钉智能文档包含两大功能,分别是“在线编辑”和“智能协同”。 钉钉和金山办公一起,针对Office文档和WPS文档提供在线编辑功能。智能协同体现在智能语义分析、任务协同、表格关注等功能。数字化智能客服中心首次发布智能热线电话,实现精准客服管理,来电漏接率可以从40%降至5%。

钉钉还宣布启动“百万数字化管理专家培训计划”,接下来钉钉要培养100万名数字化管理专家。 数字化时代需要数字化的管理人才。据了解,通过培训和认证考试,钉钉已经培养出了20万名数字化管理专家。

“钉钉非常幸运地赶上了中国企业数字化变革的浪潮。”无招说,纵观全球,数字经济扑面而来。而数字经济是由数字化企业组成。钉钉构建了一个以沟通为基础的智能移动工作平台,通过组织在线、沟通在线、协同在线、业务在线、生态在线“五个在线”助力中国4300万企业实现数字化工作方式。

踩中了一个风口

李开复曾评价钉钉,“这不像一款中国人做出来的产品”。钉钉有很多此前从来没听说过的原创功能,比如DING功能、将互联网和电话网打通的做法,他以前没有见过,美国也没有过。

还在谷歌的时候,李开复就发现,谷歌有一个要诀,就是部门不要太大,因为团队大了协同就变得困难。一个团队超过10人,沟通协同效率就会下滑。当涨到30人、50人甚至100人时,效率流失很明显。微软曾经很自豪,宣称可以协调一两万人来开发Windows,但实际上做起来效率流失很大。而用钉钉可以很大程度上遏制这种效率的流失,保证沟通协同的效率

李开复认为,当公司规模开始壮大时,随着部门增多、人员曾长,公司规则开始完善,比如报销、销售目标等,钉钉就可以发挥作用。以前的很多沟通软件都不是为这个设计的,都不能满足这方面的核心需求。“钉钉针对中小企业解决效率痛点,理顺办公协同流程。让公司的会议、内部的沟通更加流畅。”

长江商学院2016年中国第二季度产业经济数据显示,我国产业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仍是产能过剩,企业的消费与买单能力处于弱势。目前,企业仍以降低和精简成本的保守打法为主。换句话说,企业更愿意把钱花在公司管理和效率的提升上。这也就不难解释,为什么云服务和协同办公增长显著。

这两年来,企业级服务逐渐从一个小风口变成了一个大风口。

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国内企业级服务市场各领域创业项目数量386家,主要集中在CRM、ERP、HR、OA及协同办公、收银支付、考勤等领域。

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(CBNData)发布的《2018中国智能移动办公行业趋势报告》显示,智能移动办公市场规模预计到2020年将达到500亿元。在现在的移动办公市场中,钉钉的份额占比第一,活跃用户数排名第一,超过第二至第十名活跃用户数的总和。

钉钉还在今年4月通过了普华永道SOC2Type1服务审计中安全性、保密性、隐私性三项原则的审计,其中全世界范围内不超过5家通过隐私性原则审计,钉钉是国内第一家。

“我们走了狗屎运,踩中了一个风口,中国中小企业从传统的纸质办公时代进入云和移动时代。”无招说。

这个风口不止刮在中国。2018年8月22日,美国Slack确定完成新一轮融资,总额为4.27亿美元,估值达到71亿美元。

Slack,是一个企业沟通协作工具,类似于中国的钉钉。

早在2016年3月,就有消息称微软可能会以80亿美元收购Slack。2017年6月,又传亚马逊有意收购,为其估值逾90亿美元。而微软也注意到了Slack的威胁,2018年7月13日,推出免费版 Mircosoft Teams,以吸引那些没有订阅微软 Office 365服务的人。

国际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,也将目光锁定在了办公聊天领域,推出了面向Windows和苹果macOS系统的产品,“办公聊天”(Workplace Chat)。

企业数字化是大势所趋。IDC预计,到2021年,全球数字经济规模将达到45万亿美元,占经济比重将超过50%,届时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将达到 8.5万亿美元。

而从钉钉用户的行业维度看,互联网行业是数字化工作方式程度最高的。无招还发现一个令人意外的行业,“政务领域增长速度最快,今年半年时间,竟然增长了100%,超出了我们的想象。这表明政府在数字化转型上的决心。”

当下,钉钉最重要的事情,仍然是进一步普及,在中国的4300万企业中占有更大的份额。“我们一直在研究哪些事情是现在必须解决的,如果赚钱能够把最重要的事情解决掉,我们也会去干,但赚钱现在不是最重要的。”在6月的时候,无招结束采访时说。

疯狂如同许三多

无招记得,《士兵突击》里高连长提到,曾认识一个人,把一件事当成最后一根稻草一样死死抓住,有一天回头看,他抱着一棵参天大树。

而4年多前,无招带着6个人在湖畔花园买下的那颗孱弱的种子,现在已经枝繁叶茂,欣欣向荣。

12月4日,钉钉确定了自己的吉祥物,名字叫“钉三多”,是一只黑色尖尾雨燕。

“钉三多”取自王宝强在《士兵突击里》饰演的许三多,这也是无招最喜欢的角色。他把这部电视剧翻来覆去看过无数遍,“许三多实际上很傻,他没那么多想法,但是你跟他说把这件事情做好,那他就把这件事情做好,虽然也有运气成分,但某种意义成分上才当上了兵王。”

而尖尾雨燕,是一种号称飞得最快的鸟,有数据显示,雨燕在空中飞行的速度平均达169千米/小时,最快时速可达352.5千米/小时,且耐力持久,有着“永不落地”的闪电侠的传说。这也很符合钉钉一路走来给外界的形象:企业服务领域里的野蛮人,搅局者, “没有逻辑”。

“只要你认为有些事情是正确的,坚持本身就是成功。”无招说。

他讲到自己喜欢的另一条路,“印在《The Whole Earth Catalog》(全球概览杂志)的封底,这本深深影响乔布斯的杂志在上世纪70年代停刊时,最后一期的封底是一张清晨乡村公路的照片,上面写着:Stay hungry, Stay foolish。我们钉钉的Slogan是Stay hungry,Stay foolish,But be Crazy。”

什么是疯狂?疯狂就如同许三多,又傻又天真,坚守理想决不放弃。疯狂也是西西佛斯,从不停止推起石头上山,一千次落下就一千次擎起,从不泄气。钉钉坚持疯狂,质地坚硬,但内心柔软。

“你好,我是钉钉,我们希望做数字经济时代的‘钉三多’。”无招说。